您现在的位置:江苏省海门市东洲中学>> 东洲教育培训中心>>正文内容

广东省校长跨省跟岗学习记(转自《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5日第5版)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怀着梦想和憧憬,也带着问题和责任。

  来自广东省的131名中小学校长,离开熟悉的校园,离开同事和学生,到首都北京,到风华上海,到水乡江苏,到荆楚大地的湖北,一拨一拨,三五人一组,走进当地的一所又一所名校。

  是学习,也是培训;叫挂职,也叫跟岗。把自己完全融入,成为其中的一员,全过程参与,零距离观察,用心去体验。

  从一人一校的角度讲,他们在寻找治校的方略,寻找教学的创见,寻找成功的主因,寻找和谐的根由。从整体发展态势而言,他们在寻找学校文化的根,寻找先进教育的魂,寻找广东学校赶超的路径。

  与他们同行,一路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是,他们在---

寻找飞翔的翅膀

---广东省校长跨省跟岗学习记 

■张占英

 

广东校长在江苏省南通市东洲中学学习。 曾庆 摄

 

  因为渴望而珍惜

  “能到这么好的学校学习,真是太幸运了。”

  开口第一句,赖其珍如是说。

  赖其珍来自惠州市博罗华侨中学,她是25名广东校长赴湖北名校跟岗培训项目中的一员。虽然到华中师大一附中快一个月了,但她还是很兴奋和激动。

  “首先是这种方式。”她说在广东也参加过两次“校长提高班”的培训,经过了比较完整的理论学习,不能否认,必须有这个过程。但到外地名校体验学习,对提升更重要、非常的重要。

  作为一位主管德育的副校长,她对自己的“职业”特别用心。她说德育工作在许多学校,还处于“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状况,而观察华中师大一附中的养成教育,特别喜欢他们“温柔而坚定”的教育理念,的确很人性化。每个高中学生都要参加实践活动,到社区、去工厂、下农村,甚至还走进监狱,开展主题实践活动。阅读学生实践活动报告,让人感动、让人回味、让人振奋,能真切体验他们所受到的强烈冲击和教育。

  华中师大一附中的校长张真也是女性,在赖其珍看来,张真校长既有男人一样的气魄和胸怀,又有女性特有的韧性和细腻。她说很佩服张真校长对教育的理解:“教育的成功不在于学生已经学到了什么,而在于学生终身都有一种学习的欲望,都懂得怎样去学习。”张校长和他们座谈,陪他们听课,一起去职工食堂就餐,这让她感到特别温暖和亲切。

  赖其珍说,学校把他们都当作自己人,邀请他们参加学校的行政会议,讨论学生安全长跑、开设教师论坛、学校预算管理办法等议题。他们还参加了学校职工的羽毛球比赛,参与了新校服的挑选和论证。

  毕竟是两个月的学习时间,作为一个母亲,时间还是比较长的,自然会遇到一些困难。她说孩子的学习让她担心,但机会难得,家里人都很支持,晚上写好笔记了,经常给孩子打电话。“我们这个组的陈富云、莫志明都是一把手校长,还要操心几千人的学校,比他们我容易多了。”

  赖其珍利用周末,到黄冈中学去了一趟。她还想私下和另一位跟岗校长换一换,利用最后一周多时间,到武汉中学“串门跟岗”去。

  一路走访了二十多位校长,他们都和赖其珍一样,以珍惜的态度,全身心地投入,睁大眼睛、敞开心扉,去凝视、去倾听、去交流、去捕捉、去汲取。

  校长应当怎样成长?能力怎样提升?广东省教育培训部门经过多年摸索,得出的答案是校长应当自主成长。

  广东省中小学校长培训中心一位参与组织此次跟岗培训的工作人员认为:“文化差异和新环境对人会有刺激,情景化模型对人会有冲击。跟岗培训找到了适合能力提高的途径,实现从‘老师讲、我来听’到‘老师做、我来看,我来做、老师看,我自己做’的转变。这种培训建立在大规模的基础理论学习之上,正是校长们内心渴望的成长路径和方式。我们去年组织中小学校长到浙江学习,也是基于这样的判断,并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的统一部署,我们还要不断加大这种培训的力度;要形成省内跟岗、省外跟岗、境外跟岗的机制,探索由理论培训为主到案例式、体验式、研究式为主的实践方式;校长培训要着眼于广东教育事业的均衡发展,服务于广东建设人才资源强省的战略,真正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广东省教育厅继续教育培训中心一位副主任说。

全程深度体验

  在江苏举办的校长高级研修班项目,广东省是委托江苏省教育行政干部培训中心来组织实施的。参加此项培训的35名校长编入江苏省中小学校长高级研修班,与江苏省校长同班学习。其中在南京培训一周,后到江苏名校交流学习4周,时间共35天。

  这是一张江苏南通东洲中学接待广东第二组挂职校长的活动表,一周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记录了跟岗交流的全过程:

  10月24日下午到学校后,安排好住宿,参观校园,晚上举行简朴的欢迎晚宴;

  25日是学校的运动会,组织挂职校长全程参与和观摩;

  26日是周日,休息一天;

  27日上午校长管理工作交流,主要由张炳华校长介绍办学总体情况,与挂职校长开展面对面交流,下午与学科主任交流教学工作,参加留新学生欢送会;

  28日上午进行师资培养及教科工作交流,下午研讨德育工作,与年级部主任和班主任交流,晚上参加学校的政治业务学习;

  29日上午考察当地兄弟学校,下午进行办公室工作和外事工作交流,晚上参加与四川震区阿坝班同学共庆羌历新年活动;

  30日全天听课,完成在校学习活动。

  培训日程安排紧凑,内容丰富。短短的一周时间,参加培训的广东校长全程参与了学校的各项活动,对东洲中学有了全面、立体的了解。

  “东洲中学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教学工作打翻身仗,二是学校特色文化建设,三是走国际化教育的路子。我们还处于第一阶段。”东莞常平振兴中学校长李暖休深有感触地说,“东洲从薄弱学校到强势名校的关键,就是因为有了张炳华这个智慧型的校长。张校长强调智慧与管理。在智慧方面,他的视野很宽阔,又很有气魄。在管理上实行精细化,学校没有制度化外的人,也没有制度化外的事,实现了行政管理和基层管理的无缝化对接。但一以贯之的是人性化,学校不以强制化为手段,而是以内涵建设去引领。走进东洲的本校和分校,都能感受到一种平和的气息。即使‘迟开的菊花’这个小小的教育故事,也让我刻骨铭心。”

  ---这是学员对一个校长的深度体验。

  走进苏州吴江中学,来自深圳市坪山高级中学的廖翠华校长,被这里一派水绿风淡、清静恬雅、高古沧桑的景象深深吸引,在宋代古桥遗迹、明朝文庙、碑林、陈列室,在“明德至善、时习日新”的校训前,驻足感受着这所千年学府百年老校的丰韵。为了学习他们的教学经验,高中3个年级的课廖翠华都推门去听,和任课老师交流,同3个年级的领导小组沟通,与学生进行谈话,倾听他们的评价和感受;利用午间和家长聊天,甚至从出租车司机口中,全面解读、多方了解,寻求学校培养多名院士和作家的答案。

  ---这是学员对一个学校的深度体验。

  许多校长还认为,江苏教育的成功,与社会教育氛围浓厚、政府大力支持关系很大。一是崇文重教的传统绵长,学校历史悠久,名校长名师辈出,形成了文化积淀,教师务本、学生自觉、家长配合,教育教学质量的提高水到渠成;二是政府为教师成长搭设阶梯,各种职称、荣誉评定很规范,让教师工作成为事业,奋斗有目标,前途有奔头;三是政府推动学校总结办学特色,许多学校的特色文化建设也都有专业机构帮助提升,这样,学校的工作也成了政府的工作,自然容易产生蝴蝶效应。

  ---这是学员对教育环境的深度体验。

像在超市里自选才有收获

  “我们像进了超市,自己想挑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这是广东参训校长对跟岗学习的共同感受。

  狮子带着一群羊,羊就会变成狮子;羊带着一群狮子,狮子也会变成羊。在跟岗学习中,对于名校长的教育理念、成功经验和人格魅力,受训的校长反响一致而强烈。感受到不同风格的治校方略,校长们更加认识到专业成长的重要,都有了提升自己的觉悟和动力。

  “湖北的校长都有一种荆楚文化的大气。”

  “江苏的校长都有教育思想、人格魅力,就是开玩笑也开得有水平。”

  “北京名校的校长既能讲又能写,有学者专家风范。”

  “我认为要学一些名校长的谋略。”佛山南海九江中学校长姚安说:“教育本身和校长工作都需要谋略。成功的校长都有谋略,用谋略取得超常的发展。”

  “我买了许多‘讲学稿’。”惠州博罗中学育英学校校长陈伟中说。按照江苏教育厅干部培训中心的安排,他参观了南京溧水东芦中学,对这个学校“以讲学稿为载体、教学合一”的备课模式很感兴趣。虽然只有一天时间,但早上连听了3节课,下午听校长的专题介绍,自己提了一些问题,得到了校长的一一解答。陈伟中认为“讲学稿”落实了集体备课,让教学资源与智慧得到整合升华,又体现了先学后教的思想,促使学生主动学习、带着问题听课,回去后,他想在学校实验、推广。

  “我似乎也有了一种梅岭情结。”深圳南山第二外国语学校校长梁祝说,“梅岭中学以‘尊重人、发展人、完善人’为办学宗旨,倡导‘从文明到文雅’,培养学生‘与众不同’的行为习惯。我注意观察这里的学生,感觉他们个个都自信而阳光,从言行举止到气质,真的到了优雅的地步。学生深深烙下梅岭的气质,无怪乎梅岭的学生两次‘走进’央视。”梁祝说会在今后的教学中,注重培养学生的气质。

  东莞的15位校长,在北京八中、北京五中、广渠门中学、育才中学跟岗。东莞中学校长黄灿明说:“北京名校的教育已经很超前了,我们照搬回去未必都有效果。我认为应主要了解人家的先进经验,回去好好梳理一下,对我们工作进行改进和提高。”他说回去后一定要把学校的2006年至2010年规划重新审视一下,让办学方向更清晰,把目标定得更明确。

  东莞一中卢旭昌校长说:“北京的学校都很注重教师和学生两个积极性,授课辅导时间比较少,没有严重的高投入、高消耗现象。我们回去要从这里进行突破。”

  莞塘厦中学黎灼辉说:“北京把学习方法作为一门课程,分细节进行学法指导,对不同年级、不同课程、不同学生进行细化,这是我们学习的方向。”

  也许就像做饭前的准备一样,不能说面重要,水不重要;也不能说盐重要,醋不重要。只要有用处,都很重要,都值得选择。但只有按照实用的原则,从超市挑着搬,才能真正有收获。

  在反思中成长

  跟岗收获智慧,也“产生”问题。“为什么洋思誓言‘没有教不好的学生’?”

  “为什么东洲中学新教师第一年不上课,而只让他们去听课?”

  “为什么我们习惯发奖金,而他们却把外出培训当福利?”

  “为什么他们能普遍开展对学生终身发展有益的活动?”

  “要带着问题去,在跟岗中发现问题,在跟岗中进行反思,在跟岗中寻找答案。整个过程要有跟岗日记,回去要进行认真总结,每个人要有成果表示。”对此组织者早有准备,把问题当课题和任务来布置。

  每个跟岗培训的项目,都是三五个人为一组,每个组都任命组长。这样的组合不大不小,相对比较松散,像组建的一个沙龙。“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我们相互交换,一人只有一个苹果;你有一个理解,我有一个理解,我们互相交换,就多了一个理解。”在跟岗学习过程中,对于带来的问题,对于淘来的“宝贝”,他们每天都要进行讨论,每周都要进行小结,进行反思、碰撞和交换。

  校长们学习、思考、接受,也学会了怀疑、否定和拒绝。

  “有些学校拼时间拼得过火了,学生6点钟就起床,中午休息只有半个小时,星期六还要上课,强度太大了,节奏太快了。这在广东是绝对行不通的,孩子和家长也不会答应。”

  “有的学校把学生管得太死,孩子怎么快乐?!在这些方面,广东其实做得更好。”

  在跨省跟岗学习和不断反思中,校长们在成长。新的教育思维,新的办学目标,都会像种子一样萌芽,在广东省的各个学校开花。

 

  《中国教育报》2008年11月25日第5版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15日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用户信息中心
美丽校园